原标题:都是套路!德国最好步枪G36,高温射击会变形?扯淡!


【军武次位面】:不会飞的子弹

轻武专栏是军武全新打造的单兵武器类栏目,不求最高深,但求最有料!

今年冬季,《绝地求生》推出了全新的武器——G36C突击步枪,在游戏中G36C的口碑可以说是毁誉参半,有人依旧对HK416钟情不已,也有人选择用G36C作远程点射。

▲绝地求生中的同款G36C

而在现实世界中,G36步枪的“枪生”也同样是跌宕起伏。

1990年,随着柏林墙的轰然倒塌,德国国防部也向底下喊话:现在手里头的钱得分一些给东边的兄弟了,别再整那些花里胡哨的费钱玩意了。于是本已上位过半的G11无壳弹步枪又惨遭夭折,而同时为了紧跟世界小口径步枪的潮流,德国国防部在自主研发无果后,决定采用了H&K公司提供的G36突击步枪。

▲险些装备西德的G11无壳弹步枪

在最初的招标中,HK公司的HK50以及斯太尔·曼利彻尔公司的AUG进入了冠军争夺战,谁都无法预料到已是大满贯选手的AUG会败给一个枪界新星。

HK50满足了德军提出的三点招标要求,也就是可搭配夜视仪使用的光学瞄准具、导气式自动原理以及左右手皆可操控的快慢机,最终被命名为G36。

虽然国防部只要求有可以搭配夜视仪使用的光学瞄准具即可,但HK公司却不满足于此,作为一个制造强国的枪界扛把子,你要一根玉米,我就必须给你做出爆米花来!

▲G36步枪可以安装专用的夜视仪

在G36的机匣上,有一个兼做提把的组合光学瞄准具,上方为无放大功能的红点反射式瞄准镜,下方则为远距离使用的三倍瞄准镜,从理论上而言,使用G36步枪已经无需加装另外的瞄准镜,“贴心”的HK公司已经把射程内能用到的瞄具都给你配全了。

▲G36的标准瞄具就是两个自带的光学瞄准具

▲红点瞄还可以用自然光

本以为是锦上添花之作,可却未曾想却无人为自己的“温柔”买账,G36的组合瞄具实际上视场极窄,下端的三倍镜只有4°,上端的红点式瞄具也只有5°,实战中很难捕捉近距离的移动目标。

▲三倍镜的视野

而且全盘采用光学瞄具而抛弃机械瞄具的设计,也让G36步枪难以适应雷雨、泥沼等复杂多变的战场环境。

HK公司心中一边想着:这帮好心当做驴肝肺的崽子们,一边又乖乖地在G36A2中将上端的反射式瞄具改为皮卡汀尼导轨,又在G36C中狠心将精心设计的组合瞄具全部拆除,改为一个桥式皮卡汀尼导轨:来啊!你们爱装什么瞄就装什么瞄!

▲G36自带光学瞄准具演变过程:

从2到1再到:你想安啥就自己安

虽然在瞄具上宣告失败,但在人机工程上,G36使用起来还是十分舒适的,不仅按照要求左右都配了一组射击模式选择柄,并且将拉机柄也设计成左右手皆可操作,位于提把下方的拉机柄可随意向左或先由外折,拉动枪机后可再将其归回原位。

▲拉机柄左右皆可操作

G36采用的活塞短行程的导气式原理,以及M16步枪的旋转式闭锁,也是满足了德军的心意,而且由于采用的是导气式原理,封闭的导气装置也不会让残余的火药燃气进入枪机,所以相较M16系列的步枪而言,G36的枪机可以保持良好的清洁度。

▲短行程导气活塞的G36E

▲G36步枪的枪机闭锁

于是在H&K公司的研制测试中,G36步枪在保有回转式闭锁的高精度的同时,甚至表现出了与老祖宗G3步枪媲美的可靠性。

▲G36步枪自动射击

当然,H&K公司怀胎多年诞下怎么可能是独子,G36其实拥有一个完整的枪族,除了标准型的G36步枪外,还有作为轻机枪使用的MG36,以及短枪管的卡宾枪G36K,以及目前最新的紧凑版步枪G36C,但和传统枪族武器不同的是,G36枪族内的武器实际上只有枪管长度、厚度,以及外观上有所不同。

“华龙一号”示范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。资料图

“华龙一号”的核心设计团队来自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,这是中国唯一集核反应堆工程研究、设计、试验、运行和小批量生产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科研基地。这个基地保障和支撑着我国核动力工程设计、核蒸汽供应系统设备集成供应等尖端研究。

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设计所核动力研发设计团队获得2018年第22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(集体)。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供图

从关键技术国外引进到卧薪尝胆自主研发,这支团队经历了怎样的蜕变?今天,记者走进核动院,走近“华龙一号”背后的青年科学家。这群年轻的核工业人,在日复一日的攻关中,把忠诚注入灵魂,把个人发展与国运紧紧相连,在每一双明亮的眼睛背后,都有一颗炽热滚烫的赤子之心。

遭遇“傲慢与偏见”

2008年,与德国、法国联合研发的某核电设备,有一个部件突然发生异常,德国工程师对法国工程师说,“估计是中国同事改参数造成的……”当时刚刚担任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助理工程师的何正熙听到了,但没有争辩和解释。中国工程师不被信任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

“我沉默了很长时间,辩解没有用,我就想,还是要国家强大了,实力强大了,做到NO.1了,偏见就消失了。”

是的,我们为什么不能?

何正熙回到国内后,一头扎进科研攻关中。何正熙负责的棒控棒位系统,是核反应堆能量的控制系统,是关系到核电站可靠运行的重要设备。

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核动力装置仪表与控制研究室副主任何正熙。周雪松摄

“2016年6月20日,讨论决定立这个项,这时候‘华龙一号’已启动建设。我们的目标是:设计理念比国外先进一代,在国际上占绝对领先地位。这意味着,我们的产品与国外产品是小汽车和拖拉机的关系,而不是大拖拉机和小拖拉机的关系。”立项的那一刻,何正熙团队就如同上了战场。因为按照惯例,这个难度的科研攻关要三四年,但是为了赶上“华龙一号”工程的需要,一年左右必须攻关成功。

工作中的何正熙。周雪松摄

在项目攻关中,何正熙已经到了“魔怔”的程度。同事们怕他持续“烧脑”,身体吃不消,赶他回家陪陪孩子放松一下,没想到反而促成了一次灵光乍现。“我教孩子学自行车,他摔地上了,车把摔偏了,本来向前骑,但他歪着骑。我看着他的姿势,突然受到了启发!棒控系统是不是也可以采用‘歪骑’这种方式动态补偿呢?只要把偏差的主要因素和规律找出来,就可以把偏差补偿掉。”

何正熙马上返回单位,全组人打开了思路,提出全新的棒位测量技术。棒位设备现场调试时间由平均半个月减少为2天以内,而且全自动,核电厂调试关键路径的时间极大缩短,核电厂的经济效益将显著提高!

何正熙(右一)和同事们讨论工作。周雪松摄

“有你们这个速度在前面,以后我们项目时间都不敢超过一年。”有不少同事这样跟何正熙开玩笑。何正熙带领团队用380天就完成了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!何正熙说,“回过头来看,我们的高度是由困难决定的,困难像一座高山,没爬时,根本不知道能爬过去,但正因爬过这座高山,所以我们达到了新的高度。”

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

“ZH-65型蒸汽发生器是‘华龙一号’桂冠上闪亮的明珠。”核动院的工程师们这么说。2018年8月23日,出口巴基斯坦卡拉奇3号机组的“华龙一号”ZH-65型蒸汽发生器安装完成。至此,“华龙一号”海外示范工程的6台ZH-65型蒸汽发生器均顺利完成安装。

荣耀背后,中国核工业人的辛酸,却少有人知晓。

直到2017年首台ZH-65型蒸汽发生器制造完工前,国内所有大型核电蒸汽发生器均是国外型号。“蒸汽发生器曾经是核动力装置设计者心中的痛。”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蒸汽发生器研发中心副主任何戈宁说。

何戈宁与蒸汽发生器研发团队合影。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供图

“‘华龙一号’刚开始做的时候,国内连第二代蒸汽发生器都还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。”何戈宁回忆,“因为外国人永远不会把‘为什么’卖给你,即使花大价钱买回来一堆技术转让文件,那里面一写到核心内容就略去,核心的永远不会告诉你,特别是有一些技术上的分析方法,以及最宝贵的第一手技术数据。可以花钱买结果,但花钱买不到过程,买不到‘为什么’。正如习总书记所说的,核心技术、关键技术,化缘是化不来的,要靠自己拼搏。”

何戈宁团队的每个成员,平均每天加班5个小时,这一干,就是整整七年。

“团队不喜欢用‘加班’这个词,为什么呢?问题搞不清楚,睡觉睡不踏实,你就是要花自己的时间,所以没有所谓‘加班’一说,时不我待啊!只有把时间花进去,才能总结中国核电发展几十年来的建设运行经验、才能吸收国内外各种先进的设计理念,同时还保证不去触碰国外的专利,最后形成自己的技术,并把自己的核心技术申请专利保护。”

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的青年科学家们。周雪松摄

锻造中国加速度

美国?

上一篇:香港玄机平特一肖一码:广发创业板交易型开放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文章